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

鮮和咸,漁村的味覺

gh_043231b73446 2020-10-15 12:58:45

落雨天氣,又是冷秋,很適合懷舊。老家螺門,一個小漁村,在本島東北,舊時有天無日頭的地方,往東翻過幾個山頭,便是蓮花洋。老爸已不撐船,從船老大退隱江湖,安心做釣人。老家阿妹開了微店,賣秘制的泥螺魚鲞,生意也紅火。老爸大嗓門,極嗜咸,菜里鹽量不夠,就下不得飯。我別的沒學,嗜咸的口味倒是傳承的好。也知道太咸對身體不好,可就像舟山人習慣了海鮮配啤酒,也是習慣了,改不了。


做漁家人,是有口福的,味覺也挑剔。想當年,逢漁船攏洋,黃魚多的吃不完,就曬鲞。海蜇腌了當咸菜,海蜇皮不屑吃,只吃頭。大龍蝦用繩子串成串,烤著吃或曬成干?;ú粊硐x(蝦爬子)扎嘴,是不吃的,剁碎了喂麻鴨。想來,那是豪,暴斂天物,太有罪惡感?,F如今,味覺延續的,還是融在血液里的鮮和咸。

鮮和咸,一樣發音兩種音調,注定是絕配,鮮是大海饋贈的,咸也是海里與生俱來的,是海的本味。老底子舟山人做海鮮湯,不放味精,不加油。紫菜湯,投幾片紫菜入湯碗,沸水沖下,撒一把蝦米一把鹽,再加幾顆蔥花,就是人間美味。我出遠門,包里都得帶著一些紫菜,饞了干嚼著吃,也極鮮。話說新鮮紫菜泡水是黑綠的,黑紫就不好。蛤蜊湯,活蛤蜊下鍋,加水煮沸,撒一把鹽裝盤,那湯味,鮮香無比,是我下館子必點。海鮮做湯講究湯清,保留海鮮的本味,紅遍島城的沈家門海鮮面,也是講湯頭清鮮,油乎乎的,就沒法吃。


辣螺做醬,也是美味

紅膏嗆蟹,秋冬時節,梭子蟹生膏,活的膏蟹整只泡在濃鹽水里,過半天撈出瀝干,放冰箱冷藏,年夜飯時解凍切開,膏黃凝成凍狀,是鮮亮的紅,特喜慶,入口咸鮮,回味絲絲甜,那味道總是難忘。記憶里蟹還有種做法,叫“哈股”,現在已少見,漁船上捕獲螃蟹,揭去殼蓋,對半切開,直接塞進船艙的鹽堆里,等船滿載攏洋,“哈股”也成了,蟹肉硬邦邦的,抹去浮鹽,一口咬下去,滿嘴的咸,過后是滿嘴的鮮香,食欲頓時大開。我兒時不愛吃飯,有“哈股”吃,飯都能下好幾碗。



梁橫島,島很美,人已荒

三抱鰳魚,其貌不揚,干癟癟像標本,還散著臭,入口卻是濃濃的咸味和鮮香。中華美食很奇特,像臭豆腐、臭鱖魚,光臭不行,要聞著臭,吃著香,才成美味極品。三抱,必須要經過三道腌制工序,少一道都不行。三抱鰳魚只老家對岸的梁橫小島有,離了島味就不正。梁橫島整體搬遷后,島已荒,美食也就絕跡江湖。這幾年,舟山也有一些飯館,在模仿著做三抱鰳魚,可做出來的,總不是那個味。


還有可愛的泥螺君,泥螺長在灘涂,以吃海泥為生,肥嘟嘟的,背個脆殼,像極了蝸牛?;钅嗦萦卸拘?,吃不好是要腫臉腫腦袋的。泥螺做羹也極鮮,可我迷戀的還是醉泥螺,日啖一小盞,那可是下飯一絕。醉泥螺也有講究,泥螺吃泥,要在水里靜養幾天,吐凈泥后方好腌。

人間有味是清歡,生活也是如此,本味就很好。


Copyright ? 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2017
盛大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