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

走讀三盤島

溫州人雜志 2020-10-18 09:38:28

點擊上方“溫州人雜志”可訂閱哦!

初秋的海風已經有了涼意,海浪開始層層疊疊地涌向海岸,仿佛給三盤島鍍上了一道如雪的花邊。


據史書載,三盤島因“列小山三座,形似盆盂,故名三盤?!痹搷u多為低丘,平地較少,陸域面積1.7平方公里,岸線長12.9公里。近20年來,“小山三座”經過開發建設,矗立起高樓大廈,涌現了小區樓盤,已難以看出“盆盂”的形象,但當地人說:我們島上植被的茂盛、碼頭的繁華、村莊的恬靜和島民的勤勞淳樸還是原來的樣子。兩天的走讀,也讓我對三盤島有了別樣的認識。



一、“海上的日子除了單調的辛勞,也有瞬間的美麗?!?/strong>


三盤島與洞頭區政府駐地的洞頭島僅一橋之隔,約760米,兩島居民方言與習俗卻有所不同,洞頭島居民方言多為閩南話,三盤島居民方言多為樂清話,習俗上的差別也可以列舉許多。當地居民說:洞頭島我們以前叫洞頭山或東屏島,劃船七八分鐘就到,祖先是福建福鼎一帶人;我們的祖先在300年前從樂清搬遷到此,當時這個島一片荒蕪,但海里魚蝦無數,就在島上的大岙居住下來,討海為生。最早上島的是朱姓人家,由于島上灘佳魚豐,這個島就像一塊強力磁鐵吸引著更多樂清人遷徙而來,成為了海島的主人。


大岙村支部書記南少奇說:三盤島原屬玉環,1952年設立三盤鄉,1953年劃屬洞頭縣,鄉政府駐大岙村,轄大岙、擂網岙、西山頭、阜埠岙、下尾5個行政村,2001年撤鄉并入北岙鎮。居民穩定在5000人左右,多數從事漁業,以定置張網作業為主,歷史上曾是海蜇的主產區。上世紀八十年代之前,三盤島附近海蜇年年旺發,海面上到處漂浮著大如耢兒的海蜇,島民說“三八水汪汪,鲊魚(海蜇)如礱糠”。海蜇是定置張網生產的主要海產品之一,可用鲊魚罾捕獲,也可以用鲊魚筐捕獲,可每當海蜇旺發時,海面上都是浮浮沉沉的海蜇,就是拿網兜撈,竹竿、木棍刺,也有收獲。


連接三盤島于洞頭島的三盤大橋


大岙村老人協會會長金松是一位老漁民,10多歲就下海捕魚了,在海浪里過去了大半輩子。他說:海蜇生長季節性強,生命周期為一周年, 一般每年三四月份小海蜇在海里開始出現,八九月成熟,為捕獲期。寒露節氣過后,海蜇老了,成了沒人要的“寒鲊”。定置作業一般分兩種,長期性固定張網和流動性固定張網,三盤島漁民一直從事長期性固定張網。除了捕獲海蜇,還要出海一兩個小時捕取各種經濟魚類。漁民勞作強度大,艱難辛苦,一天4次潮水,平均6個小時一次,我們捕魚要跟潮水走,拉網,收魚,再布網,劃船把魚獲送到島上,又得趕下一個潮水,周而復始,幾乎沒有時間休息睡覺,連吃飯也是“帶趕”的。我們在茫茫大海上作業,夏天陽光毒辣,海面氣溫高達50多度,上曬下蒸,連喘氣都困難,沒有遮擋,臉和肩膀被曬脫了皮是常有的事。冬天冷冽的海風刮在臉上,刀割一樣,到了夜里更是寒風刺骨。算起來我們每天在船上有18個小時,寒冬酷暑都要夜以繼日地勞作。那時候漁船沒有機械化,全靠人工操作,雙手磨爛了,許多人有腰傷,用麻布綁起來。漁民衰老得快,50多歲就干不動了,腰是彎曲的,腿腳不靈便,走路蹣跚了。


近海作業一般不會出現斷糧、缺水的情況,有時在海上一頓飯也不用吃。但上世紀六十年代前的漁船抗風浪能力差,漁業生產危險性大,每次出海,漁民依然擔心遇到臺風等惡劣天氣,如果懼怕風浪畏縮不前,又必然無法有豐厚的收獲,難以支撐起一個家庭,這是每一個漁民都無法回避的矛盾。海上的風雨說來就來了,漁民在一般性的風雨中照樣勞作,如果是臺風來臨,他們緊急避險,哪一個漁民沒有經歷過幾次生與死的考驗呢?當然,也常有被風浪吞噬、毀滅掉的。當時在海島上流傳著一句俗語:腳踏三塊板,性命交給天?!案缸硬煌薄靶值懿煌背闪藵O家遵照的準則,同一個家庭的成員不得在同一條船上作業,以免發生意外親人同時遇難。


也有漁民告訴我,海上的日子除了單調的辛勞,也有瞬間的美麗。比如落霞滿天時,海天一片眩目的艷紅;比如夜晚在黑幽幽的海上,迷離的月色和昏黃的漁燈讓他們有溫馨的感覺。


三盤島海景


金松原老人說:我這一輩子捕過的魚蝦蟹貝少說也有幾百種,讓我記憶最為深刻的是夜幕下的“芒種蝦”。暗夜里是很難看清天和海的界限的,周邊是一片沉寂的黑色。突然,暗黑中出現了幾星鱗光,閃閃爍爍,很快,鱗光越來越多,不停地閃動著,亮麗地劃出一道道銀絲般的弧線。憑我的經驗,早就知道那是芒種蝦們不安心于夜的黑沉,在海面上歡快地跳躍,千千萬萬只芒種蝦把整個海面映照出藍瑩瑩的光彩,仿佛是繁星落入了大海。大海上的夜晚并不漫長,我們卻捕獲了滿滿幾船的芒種蝦。


芒種蝦是芒種節氣前后處于產卵期的毛蝦,背至尾部有紅膏,旺發時間極短,最多只有10天,稍縱即逝,經驗豐富的漁民才能抓住時機大量捕獲,制作成的蝦皮稱為芒種皮。芒種皮與一般的蝦皮不同,蝦體粗大淺粉色,半透明外殼,個個飽滿均勻,含鈣量高,鮮美清香。芒種蝦生長在東海,但三盤島一帶的芒種皮品質最佳,是溫州人傳統的待客佳肴,價格也是尋常蝦皮的數倍。芒種過后,毛蝦產完卵,瘦成紙一樣薄了。遇到芒種蝦時,就仿佛是三盤島漁民的節日,大家忙得不亦樂乎,大海里爭分奪秒捕撈的圖景,村里熱火朝天的曬制場面也鋪排開來。



二、三盤島曾經成為捕撈、加工、銷售為一體的海蜇市場


三盤島漁港


三盤島漁港位于海島南側的海灣里,屬省級漁港,從晚清開始至今,成為浙南沿?!暗鬲M人稠”、海上魚貨交易繁榮的要沖之區,已有一百多年的歷史了。


南少奇說:三盤島的水產品加工業,歷史悠久,海蜇皮、蝦皮、烏賊干等海貨享有盛名,其中最有名的要算“三礬提干海蜇”,一批批的商船來此運貨,然后遠銷東南亞各國。商船大多來自福建,也有少許廣東、寧波等地的商船航行其間,清嘉慶之前開始興起,晚清到民國頗為繁盛,最鼎盛時,漁港里泊船千艘,首尾相接,有幾里之長。福建船只過來時,船艙里都壓著一層厚厚的沙子,用沙子鎮船是為了在海上航行時起到平穩作用,他們把沙子倒在三盤島的港灣里,把三盤島出產的海蜇等魚貨運過去,久而久之,三盤島港灣從原來的石子灘慢慢演變成后來厚厚的沙灘,可見當時商船的規模之大。


為何三盤島漁港會千帆匯聚,如此繁榮?據南少奇分析,除了擁有名優特產之外,還在于自然環境的得天獨厚。這里的漁港位于甌江出海處,靠近洞頭島和狀元岙島兩個大島,人氣較旺,來往便捷;漁港水深灣闊,便于泊船,又是天然的避風區,無風浪之憂。


三盤島魚市碼頭


漁業的繁華促成了三盤島大岙、阜埠岙等村商業的興盛。外來的船只來到三盤島漁港,不僅要大量購買海蜇等水產品,還帶來了桂圓、荔枝、香菇、紅糖等南貨,在島上銷售,周邊島嶼上的人們紛紛來三盤島購買。許多人說三盤島的月餅特別好吃,讓人垂涎。其實這月餅也從福建帶過來的。據南少奇說,當時福建來的船老大和商人要與三盤島的水產品加工商和船老大搞好關系,每年中秋節,都會贈送大量盒裝月餅,這些月餅制作時用了陳三年的豬油,外表看油滑酥嫩,吃起來軟糯香甜。有一些三盤人舍不得吃,把月餅拿出來賣,個小的論個賣,個大的切開來賣,就讓人誤以為是三盤島出產的月餅了。外來船只來到三盤島,還要停歇幾天,補充船工們生活所需的物資和淡水,于是,靠近漁港的大岙、阜埠村就出現了客棧、飯店等相關服務行業。大岙村老街不長,只有130米,海蜇行卻有十幾座,這些海蜇行的房子大多建于民國,為穿斗磚木混合結構、硬山頂建筑,屋頂蓋陰陽小青瓦,最有名的是“協興行”。老街上還有咸貨店、南貨店等,商品琳瑯滿目,客商熙熙攘攘。當地人建起了陳府廟、太陰宮,供奉神靈,香火繚繞。


金松原老人告訴我,三礬提干海蜇制作復雜。海蜇含水量高,一只一百來斤的鮮活大海蜇,經過提干處理后不到10斤重。當時工坊沒有機械設施,方法原始,海蜇捕得后,集中到一種專門用于海蜇加工的木船上,這種木船叫舨艚,加工人員用竹刀把海蜇頭割下來,在海蜇身體里取出“鲊魚花”,即海蜇卵巢,再用鲊魚刮(竹片)刮去海蜇身體上的“鲊魚烏”,也叫“鲊魚血”。鲊魚花和鲊魚烏用來鮮吃或曬干吃,味道和營養都好,價格也貴。去了鲊魚花和鲊魚烏的海蜇身體叫“鲊魚白”,用海水清洗干凈,放置在舨艚里,用明礬層層腌制。海蜇頭也要進行一番清洗,然后堆在一起進行高溫發酵,盡量滲出血污,也用明礬腌制。這是制作海蜇的第一個步驟,叫“初礬”。二礬、三礬加工,腌料是用鹽和明礬按比例配置,放在大木桶里腌制,每個木桶約有三噸的容量。鲊魚頭和鲊魚白在加工過程中要徹底分開,并且不能接觸魚腥物。成品三礬提干海蜇晶瑩剔透,呈粉白色,含水分少,外表干燥,進行包裝。三盤島形成了捕撈、加工、銷售為一體的海蜇市場。


三盤島漁業養殖場


上世紀五十年代,洞頭縣成立了水產公司,在三盤島設立分點。那時候村里實行生產隊,是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的合作經濟,捕撈、加工、銷售都不能單干,于是,生產隊負責海蜇的捕撈和初礬加工后,由水產公司收購,水產公司負責海蜇的二礬、三礬加工,再進行統一銷售。這樣,福建、廣東等地的商人就不能來購買了。


三礬提干海蜇開啟了三盤島經濟發展的時代,也是浙南沿海漁業起步的標志,具有十分重要的歷史意義和現實意義。海蜇行和以后水產公司的開辦,不但大大提高了生產力,而且促進了浙南沿海商業、交通、金融的全面發展。


上世紀七十年代后,東海上的海蜇逐漸減少,到了八十年代,三盤島周圍的海蜇幾乎絕跡,其原因當地村民總結成三個方面,一是濫捕濫殺,二是海水污染,三是海流變化。但是,三盤島漁港依然熱鬧,漁民還是從事于長期性固定張網,捕獲的海鮮在漁港碼頭交易,過秤、結算、配送……成了洞頭水產品交易中心之一。夜幕降臨,漁港碼頭燈火輝煌,這里的夜市成了淘寶控和美食家們最不可錯過的地方。


海蜇行


三、懷舊的情調與時尚的氛圍同時彌漫在三盤島的上空


三盤島不大,卻因繁華富庶和獨特的地理位置,歷史上屢為海上綠林嘯聚之地。據有關資料:元末農民起義首領方國珍聚兵洞頭列島時,曾在三盤島建立大本營,名聲顯赫,攔截元軍漕運。至正二十六年(1366年),是元朝義兵元帥朱亮祖率水師圍剿三盤島,方國珍率部遁往玉環楚門。清代末年,南雄北梟相迭占踞三盤島為巢,至嘉慶時,閩人蔡牽部下發展至兩萬余人、海船二百余艘,活動于浙江沿海,占據三盤島,多次與清朝水師激戰,三盤島上的銅錢岙,就因蔡牽軍隊存放錢糧而得名。蔡牽縱橫海上十余年,曾進攻臺灣,被稱為“鎮海威武王”,嘉慶十四年(1809年)8月,蔡牽與清軍閩浙水師連續交戰于浙江漁山外洋,終因寡不敵眾,彈盡糧絕,開炮自沉坐船,與妻小及部眾250余人沉海而亡。


聽島上的老人說,他們小時候的三盤島并不是現如今這個模樣,沒有這么多的平地與房子,更沒有橋梁和公路,那都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后的產物。原來的村莊依山而建,山坡上是一層一層的石頭房,每塊石頭約有60厘米厚,不怕臺風,窗小小的,對著海,門矮矮的,也對著海,每一棟都是“海景房”,漁港不遠,海潮聲不斷。村里的石頭小路一級一級蔓延在村里山間,與時而升騰起來的白色炊煙相映成趣。年輕的村姑是村里最閃亮的風景,她們被豐美的物產滋養著,顯得明艷動人, 人見人愛,吸引著那些操著不同口音的客人,客人是來販賣海貨的,村姑見多不怪,目光不躲不閃,言行毫不扭捏之態,客人也為她們的大方和爽利感到吃驚了。看家的狗卻很悠閑,村前村后溜達,或一路下坡來到漁港,尋找主人忙碌的身影,或者等待主人捕魚歸來。1996年和1998年,三盤島兩次大規模圍港造田,2002年開始建沿海公路,新房子也拔地而起。


懶灘沙海灣


三盤島北部的懶灘沙沙灘是天然的海濱浴場,沙質細膩柔軟,海水湛藍潔凈,現在已開發為旅游景點,成為海上活動場所,需買票才能進入。在老一輩人的記憶里,不是有沙灘的地方就有景觀,懶灘沙并不美好。南少奇說:懶灘沙又名爛灘沙,“懶”和“爛”都是“浪”的諧音,沙灘朝北,風浪很大,人跡稀少,沒有利用價值,就一直荒蕪、廢棄,就慢慢被叫成懶灘沙或爛灘沙了。金松原老人還記得,舊時每遇災害天氣,海難時有發生,死難漁民隨著風浪,漂浮到懶灘沙,他年輕時也時有看到,有些尸體還緊緊抱著桅桿或雙手死死抓住船板,慘不忍睹。是無名尸體,無人查找,便就地掩埋,至于漂來的貨物、船板,只要有明確標記,則想法送去或捎信認領。若無標記,誰撿到歸誰。


阜埠岙村支書林碎芬關于懶灘沙的回憶沒有這樣悲戚。她說:我父母在生產隊里是補網的漁民,不用出海,雖然工分低一些,但溫飽沒問題,我小時候生活平靜,每天提個小竹籮到生產隊里排隊分魚蝦,魚蝦分來燒好后一家人開開心心圍著吃。夏季里,每逢艷陽高照,哥哥要去懶灘沙游泳,我也跟過去。做學生時,春游秋游也都去懶灘沙,女同學帶上鍋碗瓢盆,在沙灘上搭起爐灶煮飯燒柴,男同學去周邊山上、礁石上撿柴火。同學們吃飽了在沙灘上接力跑、做游戲、挖沙坑,在礁石邊撿貝螺、捉迷藏,真是熱鬧。后來我做了老師,帶學生去懶灘沙春游秋游,眼前都是一張張歡快的臉龐。現在在村里工作,有時女兒過來也想我帶去懶灘沙尋找童年的印跡,其實我每次來到沙灘上,何曾不想念自己小時候在懶灘沙上的情景啊。那時候的沙灘很平整,睡在上面就像睡在做工精細的涼席上;沙子很純凈,沒有一點雜物,像人工過濾過一樣;沙面被海水沖過后,看上去像涂了一層油,在陽光下閃閃發光。


三盤島上的小區樓盤


1995年,懶灘沙附近建起了度假村,后來又改成了大酒店。近10年里,還出現了大量民宿和海上漁家樂,一棟7個房間的高檔民宿,包住一晚要上萬元。三盤島的旅游融觀光、度假、娛樂、健身于一體,做足“?!弊治恼拢河^海景、洗海浴、蕩海舟、釣海魚、挖海螺、嘗海鮮、住海濱。


在阜埠岙村,我見許多老人在村前的長廊里閑坐聊天,輕松愜意。阜埠岙村委會主任徐松龍說:近幾年我們村在長廊里推出“愛心涼亭”,給村民和過路人無償提供茶水,夏天還會燒一些綠豆湯,“愛心涼亭”是海島漁村的新景觀,成為洞頭精神文明的名片。


古與今、新與舊、傳統與現代攪拌雜糅在一起,懷舊的情調與時尚的氛圍同時彌漫在三盤島的上空。

相關閱讀

走讀白沙島

●?走讀西門島

走讀南關島和北關島

文、攝/曹凌云


Copyright ? 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2017
盛大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