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

愿你走過半生

尹寒嵐的睡前故事 2020-10-15 11:45:53

1.

錘子和米糊是在我的結婚典禮上認識的,更準確點來說,是一款叫做狼人殺的游戲把他們吸引到一起的。

錘子是我大學四年的鐵黨,而米糊是我妻子的發小。那天酒足飯飽之后,他們幾個人覺得無聊,便湊在一起玩狼人殺。

玩過的朋友都應該清楚,就是一款拼人品的游戲,說起來也沒什么太大的技巧。錘子為了展現他豐富的經驗,便和米糊打了個賭,他說能讓米糊一直贏。若是賭輸了,便請米糊吃小龍蝦,管夠。

也不知道是錘子實力太強,還是運氣太好,那天下午米糊一直都贏得笑不攏嘴。最后一局結束的時候,錘子在公屏上打下了一行字:我是預言家,做完查出了你是我的女朋友,這碗金水你是接還是不接。

游戲結束,沒有人回應,米糊紅著臉退出了游戲。

等到晚宴開始之后,我和妻子挨桌去敬酒。輪到錘子這桌的時候,我看見他把米糊聊得喜笑顏開,還主動給她撥蟹腿。我朝妻子努努嘴,示意她看向錘子。妻子善意地笑了一下,小聲地對我說,隨他去吧。

我卻沒有妻子那么善良,敬完酒還特意走到錘子身邊,不懷好意地笑了笑。他似乎是明白了我的意思,一個勁的推我走。那我就當就做一件成人之美的好事吧。

第二天錘子意外的沒有走,卻也在我的意料之中??斓斤堻c的時候我給錘子打電話,他沒接,隨后我收到了一條短信,上面寫著:在忙,勿擾。

我把短信給妻子看了,倆人不約而同地笑了起來。

故事的開始就是奇妙,每場遇見都像冥冥之中的安排,讓人猝不及防卻又心甘情愿。

青春里閃耀的,不一定是臉上的汗水,也可能是陽光反射在年輕眼眸里愛情的光點。它們從無數遙遠的方向趕來,可能只是為了慶祝短暫相遇的時光。

我又回想起上大學那年妻子送給我一盤磁帶,里面最喜歡的一首歌是周杰倫的《七里香》,那是陪伴我整個青春的愛情。

?

后來錘子告訴我那天的游戲并不順利,好幾次面臨著崩盤的危險,急得他整個后背都濕透了,還好最后都化險為夷了。還有好幾次無視了道德的譴責,硬生生將狼人要贏的局面輸掉了,只因米糊是手無縛雞的善良村民。

這些,都是錘子后來告訴我的。

我問他,值嗎?

錘子斬釘截鐵的告訴我,只要是她,就值!

沒過多久,便傳來了錘子和米糊相戀的消息。

之后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我都沒有收到錘子的消息。他像是人間蒸發一般,只是偶爾在朋友圈里更新過幾條滿心歡喜的動態。那種快樂溢于文字的歡喜,只有經歷過的人才能懂。

?

2.

2014年秋天,錘子和米糊吵架,錘子跑來找我喝酒。我問他去哪里吃,他說去大排檔吧。

我跟著他來到當地的大排檔,一直從頭轉到尾。

我問他,是不是沒有合胃口的菜。

他搖搖頭說,不是。

我又問,那你在找什么?

他搖搖頭,又點點頭,茫然若失的說道,為什么沒有龍蝦賣了?

我:這個季節哪還有什么龍蝦,早就下市了,要不我帶你去吃螃蟹吧,陽澄湖的大閘蟹正是肥美的時候呢。

錘子:不。

我:那我再帶你去個地方吧。

錘子:好。

那天我足足開了半個小時的車,帶他來到開發區的大排檔,終于找到了錘子夢寐以求的小龍蝦,只不過那兒的龍蝦又小又沒肉。

錘子像是撿到寶貝一樣,兩眼冒光像得了失心瘋般的沖下車,跑到排檔門口對老板大呼,來十斤龍蝦!

?

錘子的手機放在桌上,時不時的發些信息,卻一直沒有等到它亮起來。

龍蝦是在半個小時后上桌的,我們都喝得有點多。

我問,十斤龍蝦你怎么吃?

錘子,不用你管。

我又問,你和米糊怎么了?

錘子,關你屁事。

于是我就默默地喝著酒,一直陪他撥完十斤龍蝦。

他一只都沒吃,我也沒心情吃一只。

買完單我叫了代駕,錘子提了滿滿五大盒打包的龍蝦肉上了車。

?

回去的路程似乎變得短暫了,我不言不發,錘子也默不作聲。我仿佛聽見了時間滴答滴答的從我耳邊劃過,飛快地奔向身后漆黑的深夜。

我問錘子要不要去我家住。

他只給了我一個地址,然后便繼續沉默。

我讓師傅把車開到他要去的地方,轉頭問他要不要等他。

他搖搖頭,將懷里的打包盒抱得更緊了。

一種不祥的預感從窗外的黑夜里涌向我的喉嚨,說不出話,只能點點頭。

?

車按照預期停在了他指定的地點,是一所還不錯的小區門口。

錘子話也沒說,打開車門就出去了,只留下車門關閉時一聲沉重的悶響。

我倒吸了一口氣,招呼師傅把車開回去。

?

3.

那天晚上我睡得特別沉,像是陷入一場永遠不會醒來的夢中。直到第二天晌午我才醒來,頭痛得要死。

我打開手機,里面一片死寂,我甚至都開始懷疑人生了。

直到門外傳來妻子的聲音,我才逐漸回想起昨晚的畫面。

我打開聯絡名單,撥打了錘子的電話,手機里傳來的卻是一遍又一遍的熟悉的鈴聲:認真的雪。

“雪下得那么深,下得那么認真,倒映出我躺在雪中的傷痕……”一遍又一遍充斥著我的耳朵。

想來我心也是夠大的,畢竟他那么大的人了,應該會照顧好自己,想到這里我也就放心了。

?

又過了一天,我接到錘子打來的電話,約我晚上吃飯。

這次的錘子似乎換了一個人,像是回到了婚宴那天的開心,一個勁地敬我酒,不停地感謝我。

我無數次想問他感謝我什么,他就在我無數次想張嘴之前敬我酒,一直到地上橫七豎八的躺了我數不清的啤酒瓶。

他喝飽了,我也喝不下來了。

我終于才有機會問出口,你到底要感謝我什么?

錘子傻笑,呵呵呵……

我:媽蛋,你特么是得了失心瘋吧?!

錘子還是傻笑,呵呵呵……

我:MMP,你笑個屁呀?!

錘子打了個響亮的飽嗝,用含糊不清的聲音對我說,米糊,米糊她愿意嫁給我啦。

我:關我屁事?

錘子繼續悠悠地說,多,多虧了你的龍,龍蝦……說完便不省人事。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又好像什么都不明白。買完單之后,送他去了賓館。

?

第二天的陽光好得有些嚇人,從窗外直接照到我的眼睛,朦朧中我似乎看見有個人影在晃悠,我猛地驚醒,只看見錘子在窗前踱著步子,滿臉的憂心忡忡。

我問他,你這又是怎么了?

他說,沒事,沒事……語氣里卻是掩藏不住的憂愁。

你特么到底怎么回事?

他嘆了口氣,我決定下海了!

下!海!了!我瞬間又懵逼了!

等我稍微清醒點,聯系昨晚錘子說的話,我好像又明白了什么。

錘子沒等我說話,拿起外套瀟灑地走了,關門之前還雄心壯志的對我說,等著哥們發財回來請你喝酒!哈哈哈……

MMP!這傻錘子!我不禁破口大罵!

罷了罷了,隨他去吧。那么大的人了,應該會照顧好自己。

?

錘子又大搖大擺地從我生活中消失了。只不過這一次消失得更加徹底,消息不回,電話不接,朋友圈也停止了更新。所有關于他的一切,都好像在那一天之后徹底消失,沒有半點兒消息。

?

4.

再次收到錘子的消息是從老同學那兒得到的,最壞的版本是錘子貸款做生意虧了,結果血本無歸,最后跳海自殺了。

而我一直堅信這些都只是謠言,錘子一定還堅強的活在這個世界的某個角落,哪怕是逃到某個不知名的荒島上,也總比死掉要強上千萬倍。

時間緩慢而又快速地流淌,它不留蹤跡地從我們身上汲取所需的養分,最終滋養出一只無比恐怖的怪獸,吞噬掉所有人的生活。

?

錘子還是給我打了電話,那是他失蹤的第二年。他換了一個陌生的號碼,追蹤不到歸屬地。

來到了約定的地點,還是之前常去的大排檔。這一次他沒有了滿面春風,多了幾分中年人的滄桑。

飯局又陷入了沉默,只有彼此碰撞的酒杯聲。

我不知道該怎樣開口,才能安慰他那具疲憊的靈魂。我能夠做的只有陪他不停地喝酒,不停地喝酒,一直喝到不省人事,忘卻所有的煩惱。

然而這一次他沒有喝醉,喝著喝著眼淚就忍不住流下來了。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想哭就哭吧。

他還是沒忍住,淚水像是決了堤般洶涌,連同鼻涕一起沿著他臉上的紋路往下掉。

那是我第一次意識到他已年輕不再,過往的所有似乎在這一夜有所了斷,人生不如意事十有八九,這一次卻是最為慘烈。

錘子一邊哭一邊說著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

我拍著他的背,只希望他能夠好受一些。

良久,錘子抬起頭來看向我,眼神里充滿著深深地絕望,像是一條通往地獄的深淵,看不見盡頭。

我安慰他,無論發生什么,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錘子抬起頭,想說什么卻沒說出口,只有一聲接著一聲的嘆息。

我始終沒有對錘子問出口,那些你失蹤的日子里究竟發生了什么事。那些經歷過歲月的傷口,我不忍心再一次將它撕裂,所有經歷過血與淚的經歷,就讓它留在過去吧。

?

第二天清晨,我送錘子去了車站,我問他去哪,他說回家。

我掏出煙遞給他,他接過去說,你不是早就戒了嗎?

我笑了笑,只要是為了你,都值得。

錘子掏出打火機把煙點上,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來的煙霧模糊了他的臉龐。然后他把煙頭扔在地上,轉身走進了車站。

這一次,他的背影寫滿了落寞。

那天的晚些時候,錘子的朋友圈更新了最后一條:對不起,米糊。

?

這一次我好像真的明白了什么。

故事走到這里也到了終點,友情如此,愛情也是如此。

愿你走過半生,去他娘的少年,歸來是個有情有義的有錢人。


Copyright ? 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2017
盛大手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