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

【故事會】臺州俚語中的海腥味

魅力臺州 2021-02-24 13:38:35
點擊上方
魅力臺州
可以訂閱哦!



外地人初到臺州,聞到空氣中咸濕的魚腥海味,有點不習慣。但在臺州人的嗅覺里,那不是海腥味,而是鮮味。臺州人熱愛家鄉的一個重要理由就是——臺州的海鮮實在太豐富太美味了。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臺州人的口福真是沒得說,漫長的海岸線保證了臺州人一年到頭海鮮不斷。到臺州的酒樓吃飯,一樓“點菜房”的玻璃柜里、桌板上、地上,到處都是生猛海鮮,任君挑選,活殺現燒。吃完海鮮,喝完啤酒,把嘴一抹,打個響亮而自豪的飽嗝,做人那叫一個痛快!


海鮮吃多了,說話也難免沾點腥氣,臺州人比別地方的人更喜歡拿海鮮說事,到溫嶺、玉環、椒江等地走走,冷不防就會聽到一連串帶海腥味的俚語俗話。



臺州人說人嘴小,不說櫻桃小嘴,而是說“鯧魚嘴”。某臺州人在電話里向姐姐介紹新任女友的長相,說她長得比前一個漂亮多了,“鯧魚嘴,沙蜂腰?!蓖獾赝侣牶髱缀踟实?。臺州人觀察力不可謂不強,可不,鯧魚身材扁平,嘴巴十分小巧,不像胖頭魚之大頭肥唇。不過從美感角度而言,鯧魚嘴畢竟不及櫻桃小嘴之紅潤,鯧魚嘴再小,看上去白慘慘的,像貧血病人,讓人產生不了一親芳澤之欲望。把女友的櫻桃小嘴,說成“鯧魚嘴”,大概也只有臺州人了。除了“鯧魚嘴”外,還有“蝦皮眼”,言人眼小,也頗為傳神。



某人性格綿軟,或者精神委頓,有氣無力,臺州方言形容為“軟潺”。潺指的是水潺,水潺是一種軟體魚類,體狹長而前寬后細,色灰白光滑,半透明,含水份多,肉質細嫩,全身無刺,僅一根軟骨,又稱龍頭魚、豆腐魚。別看水潺不起眼,紅燒水潺、咸菜水潺的味道極佳,汪曾祺曾著文夸過它的美味。臺州人把軟弱無能者,一律稱為“軟潺”,頗有輕視之意,亦十分形象。水潺從外形上看,的確柔若無骨,實際上,它鋒利的牙齒吞得下數倍于它的海魚,剖水潺時,經常能從它的肚子里挖出小魚??梢?,水潺外形上的軟,很具有蒙蔽性,實際上,它的兇殘并不亞于其他的海洋生物。


海邊人說,“正月雪里梅,二月桃花鯔,三月鯧魚熬蒜心,四月鰳魚勿刨鱗”。的確,臺州南邊縣市的人誰不知“三鯧四鰳”,農歷三月鯧魚的味道最鮮美,而到了四月,該嘗嘗鮮嫩肥美、口味鮮香的鰳魚了。鰳魚雙眼炯炯、向外凸起,而且眼睛是血血紅的,像得了紅眼病。臺州人喜歡吃鰳魚,卻把那些嫉妒人錢財的人稱鰳魚眼,或者索性就叫“紅眼鰳魚”。而與紅眼鰳魚相對應的,則是“白眼泥螺”——泥螺離開灘涂久了,會泛白。


“公”一般用來尊稱,老公是私的,卻以“公”稱之。錢是個好東西,所以財神稱為趙公元帥。而臺州人用“蝦公”泛指駝背,委實形象不過。我小時候,聽到愛開玩笑的鄰居,把駝背的看門人稱為“蝦公”,以為此人姓夏,跟著叫夏公公。稍大些,才知臺州人是以蝦公泛指駝背。



女友帶我到溫嶺釣浜的海灘玩,小資的她在沙灘上曬起日光浴,當地朋友打趣她為“曬鲞”。臺州人把仰臥或太陽底下曝曬稱為“曬鲞”。其實,正宗的曬鲞是腌制干貨的一道程序,石塘、松門等海邊漁鎮的男男女女,一到豐收季節,就忙著曬鲞,臺州的畫家和剪紙藝術家也把曬鲞當成漁家特有的風情來表現。


臺州出產鲞,品種頗多,有黃魚鲞、墨魚鲞、烏狼鲞(烏狼者,河豚也)、鰻鲞,光是大黃魚鲞就可分瓜鲞、老鲞、潮鲞、無頭鲞、老虎鲞等。臺州的鲞,名聲在外,是謂臺鲞,尤以溫嶺松門出產的為最,聞名全國。美食家袁枚在《隨園食單》上提到臺鲞時,流著口水贊嘆道:“臺鲞好丑不一。出臺州松門者為佳,肉軟而鮮肥。生時拆之,便可當作小菜,不必煮食也。用鮮肉同煨,須肉爛時放鲞,否則鲞消化不見矣?!迸_鲞最妙之處在“殺飯”,夏天天氣炎熱,胃口不開,吃什么都味同嚼蠟,一碗黃魚鲞端上來時,又咸又鮮,讓人食指大動,一碗飯下肚了,還想再吃一碗。這鲞的誘惑力著實大著呢,鲞頭交給人看管,都有偷吃的嫌疑,何況交給貓看管。所以臺州俚語中的“鲞頭交撥貓望”,指用人不當。


除了黃魚鲞、帶魚鲞、鰻魚鲞外,海邊還有各種各樣的咸魚,海邊人喜食咸貨,咸帶魚、龍頭烤都是經過曝腌的,極咸。咸魚既腌漬,自然復活無望,所以“買咸魚放生”之舉,用來形容徒勞無益。


在海鮮中,還有一種最不起眼的東西叫蝦蟣,蝦蟣是海洋浮游生物,蝦籽般大小,舊時貧苦人家以蝦蟣下飯。臺州話里的“爛蝦蟣”,指不值銅鈿的貨物。蝦蟣雖然不起眼,不過亦有人愛極,以為美味無雙。蝦蟣經鹽糟漬而蝦醬,味鮮香濃,被喻為調味之冠。蝦蟣如此微不足道,自然無法興風作浪,所以臺州話里“蝦蟣作勿起大浪”,指不可改變的事,“蝦蟣作大浪”,指的是不自量力。



臺州北邊的山里人常分不清墨魚、魷魚、章魚、望潮、鮭蛄的區別,他們一律稱為烏賊。海邊的人絕不會搞混這幾者的關系,我認為這些海鮮中,以望潮最為美味。望潮是章魚的嬰兒期,出生沒多久的章魚叫望潮,兩個月大的時候,稱為鮭蛄,這似乎是臺州特有的叫法。我愛極望潮的鮮美,視清湯望潮為人間至味。烹飪望潮極簡單,把水燒滾,放上姜、鹽,只須把望潮往燙水里滾上一滾,盛上來用醋一蘸,鮮得讓人不知今夕何夕。臺州話里“墨魚笑鮭蛄”,指的是五十步笑百步的事,與這句俚語相類似的是“老鴉笑豬烏,勿曉得自己滿身烏”。


張愛玲的《紅玫瑰與白玫瑰》里有一處點睛之筆:“也許每一個男子全都有過這樣兩個女子,至少兩個。娶了紅玫瑰,久而久之,紅的變成了墻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還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飯粘子,紅的卻是心口上一顆朱砂痣?!钡貌坏降臇|西總是最好的,得不到的愛最值得人懷想,當然,這不僅僅局限于感情。對此,臺州人也有一句帶海腥味的俚語——“逃去的魚大”。



臺州人喜歡吃蟹,尤其喜歡拿蟹說事,臺州人管不死不活、名頭響、卻沒花頭的人叫“死白蟹”,俚語就有“臺州府人死白蟹”一說,臨海舊時是千年臺州府,此俚語是說生活在千年臺州府的人,雖然名頭響當當,其實沒沖勁,沒活力,沒大花頭。一個人做事隨便,無主見,就稱他是“大水蟹”,大水蟹是隨水漂流之蟹。劫奪別人奪取而來的財物則是“倒殼蟹”。臺州人以“空殼蟹”喻外強中干的人,以“軟殼蟹”喻膽小怕死的人,其實,軟殼蟹不好聽,但軟殼蟹的肉極其細嫩。臺州人喜歡拿“蟹血”、“蟹子”當口頭禪,言其子虛烏有,因為蟹無血也無子。醉漢或怒漢的紅臉,謂之“落鑊的紅蟹”?!磅俗泸番F成洞”,有傻人傻福的味道?!吧承放肋M鹽缸里”,意謂自尋死路。除了這些,還有“討飯人撮死蟹——只只好”,“一只手柯勿牢兩只蟹”,意謂做人不要太貪心。


臺州人對海鮮太熟悉了,他們喜歡借海鮮說事,有關海鮮的俚語張嘴便來,這些俚語既入木三分,又接地氣,委實形象生動,誰說臺州人只有賺錢細胞沒有文學細胞呢。

點擊下方 “閱讀原文” 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舟山水產特產價格交流組@2017
盛大手游